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FB上看到google來的        這女孩的頭腦真靈光XD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父母離婚了,媽媽很平靜,爸爸提出離婚,她只問了一句為什麼,爸爸說:“我不愛你了,我愛上了別人,對不起”,媽媽就簽字離婚了。我哭著問媽媽為什麼就這麼離婚了?媽媽說“愛一個人就要讓他幸福,如果我給不了你父親幸福,那就讓他跟能給他幸福的人幸福,這是我唯一能為他作了最後一件事。”我哭著問媽媽你怎麼辦?媽媽說“我的幸福死了,我也沒辦法,這是命運。”我問媽媽我怎麼辦,媽媽說“媽媽仍然是你的媽媽,爸爸仍然是你的爸爸,只是我們不再在一起,對不起,媽媽不夠堅強,媽媽不能面對,媽媽要走,要永遠離開這裡,你是跟媽媽走還是跟爸爸留下來?對不起,請原諒我,我不是好母親,我不能給你
一個完整的家,對不起,但是,我沒有辦法”然後我看著媽媽美麗的臉上流下淚水,看到她光滑的額頭出現深深的紋路,我說“媽,我留下來,你等我,我4年後去找你!”` 
   
  然後我看著母親的背影消失在登機口,我看著飛機翱翔天際,我發誓我要報復,我要報復那對狗男女。 
   
  那一年我18歲,高三,模考的成績很棒,我一直是好學生,從小就是,那以前,我的目標是清華,父母的母校,學校裡歷年都有幾個狀元,文科的,理科的,單科的,老師們都以為下一個狀元會是我,我一直是他們的驕傲,但是,我的世界崩潰了,父母讓我自己選擇跟誰,我選了父親,不是為了愛,是為了報復,我要我的手沾滿那個狐狸精全家人的鮮血。看著母親孤單的背影踏上飛機遠遁法國。我在機場對著飛機滑過的藍天發誓“我要那個狐狸精家破人亡,即使我死,我也要她全家陪葬!” 
   
  高考,失利是必然的,我每天沉浸在一種殺人的欲望中,久久不能自拔,但是由於底子好,我的分數線還是到了重點線,為了報復,我放棄了去外地的重點大學,留在這裡上了一個普通大學學經濟。 
   
  我苦苦的等待,等待那個***浮出水面,站在我的面前,在她把她的狐狸尾巴伸出來之前,我要作好一切準備。 
   
  我練習空手道,散打,跆拳道,如果有一天我看到她,我一定打斷她身上每一根骨頭。 
   
  我的雙學位是室內裝潢,在她跟我爸爸結婚的時候,我一定送她一個美麗的地獄。 
   
  我每天去電子,機械與電腦的教室裡旁聽,我要她有一天在這個資訊社會裡體驗孤立無援的痛苦。 
   
  我去醫學院面對那些恐怖的屍體,學習解剖結構,有一天,我會把她做成標本。
   
  我考律師執照,為了有一天殺了她還可以站在她的葬禮上微笑。 
   
  我學習法語,德語,日語,大一就過了英語6級,為了進父親的公司掌握一切財產,這個世界沒有錢什麼也幹不了。我去父親的公司歷練,從一點一滴積累,我要掌握一切。 
   
  父親,我童年的寬厚肩膀,曾經是我唯一的天空,母親,我童年的溫暖胸膛,天空裡溫暖的太陽。父親,我一生永遠的陰霾,他奪去了我的陽光,他殺死了一個天真無邪的少女,用恨澆鑄出一個惡毒的黑寡婦殺手,我愛他,他給了我生命,我恨他,他扼殺了我的生活,他殺死了我的母親,他刨出她的心,讓她的心死去,留給我一具行屍走肉的軀體,奪走了我們臉上的微笑。我與父親的感情清零,他給我的生命,他已經拿走,我是母體中誕生的胎兒,他給我的一切他已全部拿走。 
   
  我要報復,我要他知道失去摯愛的痛苦,我要他孤獨終老,無人送終,白髮戚戚,在悔恨中死去。 
   
  我願付出我的一切,我的生命,如果有報應就打雷劈死我,我一定要報復。 
   
  美麗的姑娘浮出水面,好一張清純的臉,她的年紀只比我大4歲,我進大學的那一年,她畢業,她是個“善良”的好姑娘,父親對我說,她為了不破壞我們的家庭要遠走他鄉,他拼了命才留住她,初次見面的晚宴,父親小心翼翼的介紹她,以為我還是那個純真的手心裡的小公主,我的熱血沖上腦頂,那個春天的6月,為了留住這個畢業要遠走的女人,父親向母親提出了離婚,我的後半生就永遠與清華失之交臂,那是我童年的夢想,父母的母校,我18年為之努力的目標,我的生活就此天翻地覆,我失去了原來的父親,再也見不到母親,埋葬了那個純真的自己,我從此成為一個心理畸形的變態,從此失去了正常人的生活,從此為了報復把自己當成沒有血肉的工具,這一切都是眼前的這個女人和我的父親美麗的愛情帶給我的。我會加倍的償還。不管她是有心還是無意,不管她是天使還是撒旦,不管他們的愛情是真金還是鑽石,他們傷害了我和我的母親,我要他們永遠體會痛苦的滋味。 
   
  我微笑,“你們真不容易”,舉杯,“爸,當年你也是在這裡,在你跟媽的結婚紀念日說,你會愛她到死!不離不棄!”我看到他們的笑容僵在臉上,我把酒潑在那個***的臉上,離開。我要報復,但我不用隱忍,父親的公主一直是尼采說過的那個太陽,隱忍???我會直接把刀插入那個***的胸膛,但不會低頭叫她一聲後娘!!!!!我知道父親,母親離開後,我是他手心裡的水晶公主,我是至高無上的,***,血濃於水,你們是露水夫妻,我們是血脈相連,我當時選擇了跟父親,對我除了虧欠還有感激,他不知道,我對他說的愛,每個字都包著一把尖刀利刃!!!!!!果然,父親只是對那***說對不起,說孩子小,不懂事。哈哈,你們等著,不懂事的孩子手裡有刀!!!!!!!那***當然理解了,她還要嫁入豪門呢,得罪了小公主,她的前路就會曲折的多了,男人可以不愛老婆,但他們一定會愛孩子,想當後娘呀,先得學會忍!!!!!!!!!!!!!!!!!!!! 
   
  大一的春節,他們要結婚,我當然反對,留書離家出走,其實我只是白天逛街,晚上住五星旅館,別的沒有,要錢,我可以把整個城市的旅館包下來,我原本是個勤儉節約的好姑娘,那是母親教的,她離開後,我摒棄了這項美德,那個***為了錢為了嫁入豪門破壞了我的家庭,我要她一個子也得不到!一個禮拜後到網吧通宵,父親當然找得到我,我開著qq,父親是會員呀,他的手機有提醒呀,他找到了我,抱著我痛哭,我當時只想用兩個字形容他,眼淚呀,多麼的廉價,我在18歲的暑假將一生的眼淚流盡,今生今世再也不會哭泣。我的面無表情,嚇壞了父親,他對***說結婚的事要緩一緩,得先讓孩子接受,我當然會接受,但要在一個合適的事機,主動權必須要由我掌握,我才大一,一切還不成熟,他們不能現在結婚。 
   
  他們第二次提出結婚,我像模像樣的要自殺,其實父親的時間安排沒人比我更清楚,我在他的公司,由於努力和身份,手下早就掌管著所有的部門經理,父親的日程表,我比任何人都清楚,為了防止萬一,我在父親的車離家還有5分鐘的時間打電話給他說他們要是結婚我就死,其實我有軍用望遠鏡,天文望遠鏡,他的車我已經看見了,父親的車進了院子我才拿出剃鬚刀的刀片,擺上寫好的絕命書,往眼睛裡點上眼藥水,自言自語神經質的在家裡走來走去,父親狂撲進門,然後,一切像一部三流的都市言情劇,哭泣,哀求,保證,我毫髮無傷的破壞著他們的結婚計畫。那一年我大二。 
   
  當然,兩年的時間不算短,***也等不及了,她迫切的想要嫁,要個名分,父親也早答應要給她,但是父親不能不管我,其實他們私下結婚我也沒辦法,但我比那***瞭解父親,他愛她,就會給她一個風風光光的婚禮,對她有個交代,他肯離婚就為了這個,他不會委屈她,所以,一定要正當而風光,父親愛我,他要得到我的祝福,至少是諒解,他不會在我這樣的情況下與她結婚,這就是我的機會,我要拖到時機成熟,要一切都在我的掌握,為此我從很久以前就給父親的保健茶里加了點東西,父親很注重保養,一直喝保健茶,那茶以前是媽媽買的,現在是我買,***不知道父親喝的是保健茶,以為只是一般的茶,但是她買的茶,父親都是摻上保健茶喝的。 
   
  我通過在美國的同學買了一種男性避孕藥,口服的製劑,水果味的,可以殺死男性的精子,導致不孕,我把它加在父親的保健茶裡,那本來就是水果味的。我理解父親,他愛孩子,現在是我,也包括***將來生的孩子,如果她有了孩子,父親會跟她結婚,他們以前就有過孩子,但那時父親還沒離婚,***也在上學,所以打掉了。***以為她只要再有孩子就能結婚了,但是,要等到我覺得他們該結婚了,他們才能結。 
   
  大二的那次自殺,我跟父親說的很清楚,我畢業了他們才能結婚,我不能讓同學看笑話,畢業我就離開中國去法國找我媽,他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,父親當然答應了,反正他們在一起,只差那個婚禮,***無法不答應,她不答應我爸會覺得她是個心如蛇蠍想逼死孩子的後娘壞女人。 
   
  於是我安心的準備我的謀殺,2年就這樣過去了。 
   
  我為了作畢業設計讓父親買了一個樓中樓的別墅,跟他說,我走了以後他們可以結婚,原來的別墅歸我,因為那全是母親的味道,他們當然都同意了,任何一個女人也不願意住別的女人住過的房子,新別墅當然是我設計佈置,我是業內公認的最好的裝潢設計師,大二就得過獎,父親當然願意要我的作品作他的新房,為了這一天,我辛苦了4年。別墅就是我的畢業展,我以最高分畢業,還拿到了3分合同,其實是我事先早就談好了,只是為了我的計畫。這給了我理由留在這裡,我要把合同做完再走,父親當然支持,他不想失去女兒,我不走才好。***無話可說,她不想節外生枝,我留在這裡對她的結婚計畫沒有什麼影響,我設計的別墅讓她在親朋好友前賺足了面子,我的設計有人花錢買都買不到。 
   
  婚禮如期舉行,但我這個燙手山芋要跟他們同住,因為原來的別墅被我捐出去了,給了一家孤兒院,我的理由冠冕堂皇,“我本來就要去法國,再也不回來,我不會賣了那別墅,那是我一生最美好的回憶,我捐給一家孤兒院了,為了像我這樣沒有了家的孩子可以有住的地方”,當然,父親對我的愧疚又一次氾濫,其實這是我早就準備好的計畫的一部分,我要進入他們的生活,並毀了它!!!!!!!!!!!!!! 
   
  我如願搬進了新居,我給父親的保健茶恢復了原樣,我要那***的孩子比我更痛苦,要那***看著她的孩子痛苦。不久,***懷孕了,真是恭喜,父親高興的什麼似的,但我的心裡比他跟高興,我的計畫正在一步步完美。 
   
  俗話說“7活8不活”,醫學的解釋就是“7個月的早產兒容易成活,8個月的反而容易夭折”,我的計畫實施在***懷孕的第8個月,我要她腸穿肚爛,永遠也沒有自己的孩子,絕子絕孫。我做到了。 
   
  ***懷孕的第8個月,一個晴朗的日子,我按照原先的計畫,給父親一份傳真,那是他一直在等的一個合同,我廢了好大的勁才搞定,因為這是我計畫的一部分,雙方在錢的問題上一直談不壟,我一直拖著,計算著日子,終於***懷孕8個月多了,正是危險期,一有閃失就連大人帶孩子都完了。真是好時機,我從大一就拿自己的錢作投資,平時瘋狂的找父親要錢,其實我都存起來,投出去,我瘋狂的兼職工作,作空手道,散打,跆拳道的教練,當家教,賣電腦,搞維修,作裝潢設計,當售樓小姐,推銷化妝品,在父親的公司作牲口,我每個月的收入都有6位數,我作的一切都是為了報復。我拿出自己的錢,添到合同裡,湊夠了對方要的數目,去法國私下跟他們簽約,越好了下次見面的地方,再修改合同的數位傳真給父親,告訴他要親自飛到法國去簽約,給了他一個非常可以接受的價格,差價我私下出的. 
   
  他當然去了,那是一塊肥肉,我安排了一個鳥不拉屎的好地方給他,下飛機後開車要50多個小時,還是開寶馬,都是盤山路,那個地方沒有旅館只能住在人家家裡,那裡人家不到30戶,電話不超過3個,那地方說的土法語連巴黎人都聽不懂,我告訴父親就去那裡等,廠房就建在那裡,因為地便宜才省了那麼多錢,我給買了飛機票,單程的,理由是不知道具體要談多久,他一上飛機,我用公司名義把兩星期內所有的法國回中國的機票包了,在作仲介倒賣給旅行社,從旅行社監控訂機票的人,為的是盯住父親,不讓他回來,這就是錢的用處,沒有錢是什麼事也作不了的我把父親的信用卡掛失,那卡本來就是我去辦的,答應他要給他交手機費,當然是不可能的,我要把他徹底困在法國,他當然會見到對方的人,地點是我談好的,他們慢慢溝通去吧。我要實施我的復仇計畫了。 
   
  那是一個好天氣,月黑風高殺人夜,殺人不用刀! 
   
  樓中樓的別墅,***住在樓上,我設計的時候安排好了,那間屋子她絕對喜歡,都是迎合她的喜好佈置的,我偷偷套問父親知道了她的喜好,而父親以為我可以接受她了,笑話!果然,她選了那間作新房,那是2層半的一個房間,最大的特點就是樓梯多,我白天辛辛苦苦給樓梯的扶手仔細的上了三遍蠟,真實光可鑒人!廚房在樓下,一層往下,地下室往上,飯廳在一層,整個建築最大的特點就是全是樓梯,她想去吃飯,就得走100多個樓梯,當然她不會餓著,她不吃孩子也得要營養,這是我很久很久以前就準備好的。 
   
  我聽到她出了房門的腳步聲,我住她斜對門,我也出來,我要看著這最後的晚餐,我在樓梯口打了10遍蠟,撒了一層種花用的細沙,家裡花很多,有JC調查,那點沙子也就是搬花盆時撒的。看著她滾下去的樣子,我對自己的設計佩服無比,視覺藝術真是美極了,我在樓梯的勁頭放了一張水晶桌子,那也是給她準備的,上面的景泰藍大花瓶可是幾十斤,為了撐住它我作了幾百個模型才搞定,那水晶都是我特別準備的,提前切成極鋒利的三角形,再拼接在一起,為了承重好幾層拼合的,在日光下,美麗的極為耀眼。 
   
  我慢慢走下樓,看到她躺在水晶與景泰藍的碎片中真是漂亮極了,尤其是鮮血的紅色與景泰藍的蘭,在加上水晶的璀璨,真美!我打120叫來了救護車,救護車來之前我把別墅的自動門的控制器弄壞,我看到她痛苦的扭曲的臉,那滿臉的淚水似曾相識,我以前也流過淚,但那是很久以前了,我好久沒有哭過,已經忘記了怎麼去哭。***跟我說話,說“救命”,我只是看著她,希望她現在別死,因為我還有更精彩的大餐請她品嘗,她要受罪,但是不能死。救護車來了,她聽到聲音,眼睛一亮,但還有很長時間的痛苦要忍耐,因為他們進不來,我通過對講機讓他們把大門撞開,那可是我精挑細選的門,想撞開要費點力氣。我看著她掙扎絕望,我說堅持,為了你的孩子,她的眼睛又一次燃起火花,其實我是要耗時間把那孩子憋死在她肚子裡,我要確保孩子死掉,我要她以後也生不出來,要墜壞她的子宮,給她一個大大的打擊,她最好瘋了,自殺也好,馬上死在我面前也好。終於車子進來了,我跟著去了醫院,手術,給我交費單讓我去交錢,我出了醫院把單子跟手機卡扔進河裡,去賣手機的地方把手機賣了,不想讓父親找到我,解釋就是手機丟了,我去吃飯,吃飽,給那***的父母打電話,他們在另一個城市,婚禮上我見過,樂得合不壟嘴,跟他們所有的親戚朋友說女兒嫁了一個好人,她爹的年齡跟我父親差不了幾歲,“養不教,父之過”,我的復仇計畫給他們留了一個很好的位置。 
   
  我跟他們說他們的女兒從樓梯上摔下來了,在xx醫院,時間算的很准,他們可以趕上末班車,如果他們馬上出門的話,也就是說,沒時間打電話給我父親。事實證明,他們的確沒有時間打。我告訴他們醫院怎麼走,當然是瞎說的地址,然後蒙上臉,去車站附近的一個小路去等著他們,車站正在施工,那是必經之地,他們只有從那裡出來才能叫到車,我1。75長得很瘦,我把胸部勒緊,蒙上臉,只露出眼睛,我的背包裡有幾塊板磚,我看到他們了,不說話,拿出刀子比劃,我收集刀子,以前父親出國會給我買各種各樣的刀子,他們很實相,掏錢包,我一腳踢在老頭子的腰上,我知道他的腰不好,我用了十成勁,我自信他下半輩子要作輪椅,老太婆想跑,她怎麼跑的過我?我追上去用板磚拍在她的頸間,她下半輩子別想離開床。我到附近的IC電話亭打了電話,用了自製的變聲器,我大四用這個東西獲得了電子系的學位。 
   
  我回了醫院,他們在我之前到了,這麼巧,也是這家醫院,省得我花錢給他們轉院。手術作完了,醫生很遺憾的通知我孩子沒了,我當然知道,醫生說她以後也不能再生了,我意料之中的結果,護士要交費單好安排病房,我說我沒錢,你把她扔到馬路上去吧,然後我到她的暫時房間去看她,她還沒醒,我慢慢的等,我有的是時間,在等待中,我知道了她的父母手術很失敗,就像我想的,一個半癱一個全癱,脊椎壞了。 
   
  她醒了,我說你的孩子沒了你以後也不能再生了,她愣住了看著我,仿佛不相信,我說你的父母來看你的路上出事了,現在都在醫院,剛做完手術,就在你隔壁的重症加護病房,我沒給他們交錢他們還有你馬上就回被扔到馬路上。我看著她的臉伸出手,狠狠的打下去,左右開弓,我說我一直想打你,就今天了。我的指甲很長,我特別為今天留的,她的本來就沒有血色的臉流出血來,那是我克的,她尖叫,但我把門關的很好,我說你有今天要感謝我,一定要感謝我,因為我為今天安排了4年,你那老不死的父母,我可是特地練了很久才能出手那麼准,他們下半輩子要靠你了,但是你還不知道要靠誰!!!!!!!!! 
   
  我一個手刀砍在她脖子上,她暈過去,我離開醫院,上車,直奔機場,在起飛前作後的幾分鐘,登上飛機,現在我人在法國。父親怎麼樣,我不知道,他們以後怎麼樣,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拿了父親所有的存摺上的錢,因為密碼是我的生日,我把公司折騰的只剩一口氣,我4年來一個一個炒了所有的有本領的員工,我拿公司的錢說是投資,其實轉帳再捐出去,我最後簽的合同物件是我自己,不是公司,所以那個CASE歸我,公司合同上的錢全被我吞了。 
   
  我不是人,我是畜生,因為生我的父親是個老畜生,我殺了一個與我有一半血緣的未出世的孩子,我把魔爪伸向兩個不知是無辜還是有罪的老人。但是我真的很快樂,在他們的痛苦中快樂的要死,這就是所謂的變態,我已經極端變態,再也回不到正常人的狀態,上天有報應的話,我會絕子絕孫,不得好死,那我也很快樂,因為我早就死了,我是穿著喪衣跳舞的骷髏,大笑著踩在父親與他情人和孩子的屍首。 
   
  養不教,父之過(為什麼我不放過小後娘的父母) 
   
  我在機場發誓的時候就說過:“我要那個狐狸精家破人亡,即使我死,我也要她全家陪葬!”當然我是個變態,我的心態不正常,我一家三口支離破碎,她一家三口要血債血償,這是算術問題,那是我最初的想法。 
   
  我初次見到那張清純的臉,那個狐狸精浮出水面的第一天就走進了我的包圍圈,我不動聲色,慢慢查她的背景,她是別的城市的人,我挖地三尺,從她上幼稚園的時候研究,家庭條件不好,學習成績中等,但也沒什麼不正常的,就是一個普通的孩子。父母在她高中時下崗,沒錢上大學,她是文科生,靠寫一些文字換點錢,慢慢攢,上的大學,但是初到大學,生活非常堅苦,家裡又沒錢,於是她去酒吧端盤子,就這樣認識了我的父親. 
   
  她當時被一個男人看上,非要保養她,我承認她長得不錯,她不肯,結果就被打,父親的公司當晚在那個酒吧開慶功宴,於是父親制止了那個男人,男人說這個婊子騙了我的錢還不讓上,於是父親給了那個男人一遝厚厚的票子。於是這個女人到父親那裡去感謝,父親說,你年紀輕輕不該來這裡,這不是你這樣的孩子該來的地方,她說沒辦法,很需要錢,就這一句話,父親供她讀書4年,這些是我從她發表的寫的東西上看來的,父親曾經跟我講過他們的故事,大概想讓我諒解,但我是個心理扭曲的變態,我不會諒解。我只知道,我的完整的美麗的家庭沒有了,我快樂的幸福的生活沒有了,我年輕的高貴的母親離開了,我兒時的夢想,為之努力的目標幻滅了,我恨這一切,恨這一對狗男女,他們把一個純潔的故事開頭,演變為一出噁心的鬧劇結尾,當然,少不了我的潤色! 
   
  開始的1年,父親拿她當女兒看,因為她只比我大4歲而已,母親也知道父親資助她上學的事,但是母親沒有異議,因為母親是如此的善良,她自己在希望工程不留名的資助著許多孩子。後來,這個狐狸精愛上了父親,是呀,如此出眾善良又有錢的男人誰不愛呢?父親身高185,那一年45歲,保養的很好,沒有白髮,身材健壯,溫文有理,謙謙君子,樂善好施,誰不愛呢?於是她處心積慮的要得到父親,她給父親寫情書,被拒絕後,不吃不喝不上課,淋雨在父親的公司外苦等,利用父親的同情心,讓他送她回家,她與宿舍的人相處不來,父親給她在校外租了房子,於是她發燒要吃藥,父親給她買藥,看著她吃,她不讓他走. 
   
  那時,母親在外地照顧我生病的祖母,於是父親夜不歸宿,但沒發生什麼,她不甘心,哭鬧,只問父親愛不愛她,父親說“我是有妻子的人,還有一個跟你差不多大的女兒”,她說,“這不是答案,我只問你愛不愛我”,沉默,她不上去,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給了他,這些也是她發表的東西,我怎麼能不恨!這個不要臉的女人,就這樣達到了目的,於是父親就愛她,愛的死去活來,像寶貝一樣捧在手心,我的母親在千里之外伺候婆婆,她的丈夫與另一個女人在床上消耗著精力。 
   
  於是狐狸精正式升級為二奶,出賣自己不值錢的爛肉,獲取金錢,成了一隻昂貴的雞。買最貴的手機,用最貴的化妝品,開寶馬的轎車,吃上了山珍海味,甚至她那下崗後擺小攤的父母住上了上千萬的別墅,當然,一切的開銷是父親承擔的。這就是他們純潔的愛,無私的,如水晶般透明的愛情,建立在一堆堆的泛著臭氣的金錢上。那女人口口聲聲的說自己是為了愛,是嗎?愛什麼?愛人還是愛錢?如果父親是個掏地溝的,他就是再英俊再勇敢的從魔爪下救了這個純情的少女,這個少女也不會用身體來報答他!!!!!!!!!!! 
   
  4年了,二奶不滿足於二奶的地位,要當大老婆了,於是她提出了最後通諜,要麼給她名分,要麼她離開這裡,“為了不破壞我們的家庭”,父親一臉的感激對我講述他們的偉大的愛情,哈哈,一面已經被打碎的鏡子,用任何的東西都無法彌補!!!!!!!!!!!! 
   
  她當然不用離開,離開的人是母親,沒有愛,還留下來妨礙別人的幸福嗎?母親走了,我那一直被蒙在鼓裡,以為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母親走了,永遠的離開了家,是的,我從此沒有家了。父親在包二奶的3年裡,從來沒有露出馬腳,跟母親的結婚紀念日就全家去境外旅遊,那一年,在英國的教堂裡,正好一對新人在舉行婚禮,隨著神父的聲音,父親對母親說,“我愛你,我們永遠在一起,直到死亡把我們開!!!!!!!!!”其實那時他的心,他的身體早已骯髒不堪,母親從那以後信了基督教,以為只有死亡才能分開他們,其實一個狐狸精比死亡的力量還要大。 
   
  父親提出離婚是突然的,沒有任何預兆,母親只是發楞,然後問了一句為什麼?父親的答案很明確,愛上了別人,不要我的母親了,於是她就簽名離婚了,從始至中,母親沒有哭鬧哀求,她信基督,相信命運,把每個人都想的很善良,可我不!我始撒旦的門徒,我恨!我要報復,我因為這個女人失去了一切,我要她一無所有。 
   
  我一直是好學生,重點的學校裡前2名的成績,連第3都沒得過,我的家庭和美,父母恩愛,我的前途一片光明,但是我完了,父母的離婚一夜之間傳遍了這小小的城市,本來父親就是名人,我立刻變成沒娘的孩子,可憐的孤兒,同學們在我的背後指指點點議論紛紛,高三的家長會是最頻繁的,以前母親會在老師的讚揚聲中接受大家羡慕的眼光,後來的家長會,我是班幹部還要留下來招待家長,把自己暴露在整個年級的所有家長和老師的目光中,接受他們對我的同情和幸災樂禍的嘲諷,老師隔三差五的把我叫道辦公室,語重心長的開導我,一次又一次的撕裂我的心臟來提醒我,我是個可憐的孩子!!!!!!!!!!! 
   
  有的老師會把她們帶來的午飯給我吃,好像我是個要飯的可憐小孩,不管我怎麼說不想吃,她們要看著我吃完,對著她們的喋喋不休我只想嘔吐,我不需要任何同情,別煩我,讓我安靜!!!!!!!!!!那是不可能的,我不吃的話,就是糟蹋自己,我根本咽不進去她們那難吃死的午飯對著她們那晚娘的臉孔,我想吃媽媽作的飯,我想她哄我入睡,給我開家長會,天涼了給我準備厚衣服,晚上給我蓋輩子,我不要這些陌生人在同情我的不幸中得到滿足,我不需要任何人!!! 
   
  我有一個相處的很好的男朋友,在學校裡不是他第一就是我第一,我們一向包攬前2名,我們的共同夢想是一起進清華,一起讀書,然後結婚生子過這一生,但是我沒有考上清華,他考上了,離開我遠遠的北上,我生命裡最後剩下的一點光芒就這麼離開了我,大一時,我在處心積慮的設計陷阱要復仇時,他是我心理最後的陽光,但可惜,不能永遠的照耀在我的心上。他上學不到兩個月,回來看了我10次,他不放心我,他知道我不會善罷甘休,他知道我不會忍氣吞聲,我留下來不去法國找媽媽,我一定是有目的的,他擔心我會拿一把刀捅死那對狗男女,他不知道我不會讓他們那麼便宜的死去,活著,遠比死,痛苦。 
   
  他一次回來時出了車禍,進了醫院,我去看他,他的母親在走廊裡對著我的臉狠狠的扇了一巴掌,“你個狐狸精,你迷住了我兒子,你把他害了!你還給我兒子!”其實伯母在高中就知道我們,因為我們的學習都很好,所以她就默許了,但是男朋友上了清華之後,她就勸他:“這女人的家世不清白呀,她爸爸那麼大年紀老不正經的,你當心她以後給你帶綠帽子!”還到處跟男朋友的朋友這樣說,這話當然傳到我的耳朵裡,我就提出分手,反正我也覺得配不上他了,而且我處心積慮的報復,這樣的女人無法成為他的好妻子,但他不肯,他說瞭解我,他說他會用他的力量讓歡笑重新回到我的臉上,他以為他的面前還是以前那個無憂無慮的小公主,他不知道那個小女孩死了,他面前的是一具穿著喪衣跳舞的骷髏而已。 
   
  我拒絕他了,叫他不要在找我,但是他每個星期都來我的學校找我,我讓同學說我不在,其實我躲在遠處的樓上望著他的背影,他每個禮拜都來,我想時間長了,見不到我,他會死心的,結果,他沒有死心,他死了。我的臉火辣辣的疼,我的心呢?是不是更疼?我不知道,我無法思考。我再也見不到他高大的身影為我擋去陽光,我再也看不到他溫柔的眼睛對我深情的注視,我再也拉不住他大大的溫暖的手,我再也聽不到他低沉的嗓音對我說愛我,我永遠的失去了他,如果說以前我還有希望放棄復仇,離開這裡,眼不見心靜,重新開始我的生活,那現在我已經無處可去,只有地獄等我的光臨,那是我最後的歸宿。 
   
  如果以前我還有人性還知道再恨那也是父親,他死了之後,我連父親一起仇恨,是他的不忠,他的出軌,他的無恥,他的愛情,他的情人,他的傷害,讓我失去了一切,失去了母親,失去了摯愛,失去了夢想,失去了歡笑,失去了純真,失去了善良,失去了愛的能力,只剩下恨,恨,恨!!!!!!!!!!! 
   
  我恨,我恨我的父親,恨他的愛,恨他的情人,恨他情人的家人,恨我自己。我為什麼恨那個***的家人?我上大學的時候他們就隔三差五的來我家,看到好東西就拿走,那都是媽媽精心挑選的擺設,有***氣息,父親當然不說什麼,只聞新人笑,不見舊人哭,何況是舊人的東西!我所以不住校,每天回家,像個保安似的看著家裡的所有東西,他們住上千萬的房子,連屋裡所有的傢俱都是父親出錢,他們不停的跟父親說,讓我走,讓我出國,去哪都好,只要不留在這裡礙眼就行了,我走了他們的女兒好嫁入豪門呀! 
   
  他們嘮嘮叨叨的要抱外孫,讓父親早點生一個,他們對我的服裝髮型橫加指責,對我的家動手動腳,改改這裡改改那裡,他們要抹掉所有的痕跡,這些難道我會不恨???????我當然恨,他們一家三口都是我的眼中釘!!!!!!!!!!我本想砸了他們的小攤,但那樣他們也許直接住進我家,不行,我要等,等一個好的機會,我要他們慢慢的活受罪!!!!!!!!!!!想死都死不了!!!!!!!!!!!!!! 
   
  父親的婚禮上他們高興的嘴都合不壟,到處跟人說他們的女兒嫁到了一個好人家,他們的女兒是如何任何的好,如何任何的幸福,他們倆晚年有靠了,吃喝不愁了,很好,給我等著,我要他們生不如死,我要他們一家後悔從娘胎裡生出來!!!!!!!!!我做到了。 
   
  他們住的房子是父親買的,錢是從公司的賬上直接劃過去的,產權是公司的名字,這是私企,所以父親沒有把產權的名字改掉,很好,我以公司的名義把房子賣了,錢被我轉帳吞了,父親結婚的房子也一樣,那是我的畢業設計,產權也是公司的,我做做手腳就把它賣了,父親現在一分錢也沒有了,連車都被我抵押了,我一邊把房子賣掉,一邊又用房產和車子作抵押拼命貸款,錢我都拿走,剩下的是巨額的債務和打不完的官司。我把錢捐給非洲的孩子,阿富汗的難民,我看到這些錢就噁心,父親,我留給你的是2個癱瘓的老傢伙和一個神經應該已經不正常的醜八怪,我打她的時候狠狠的克她那張清純的臉,我離開醫院的時候指甲裡都是她的血肉,我幾乎克掉了她的整個臉皮,她本來就是不要臉的人。 
   
  當然,那兩個老傢伙你不用管,你跟他們又沒什麼關係,連母親這結髮妻子都能拋棄的你,怎麼會管他們呢,讓他們餓死好了,至於你的嬌妻,她現在人不人,鬼不鬼,永遠不能生孩子,還有一張嚇死人的臉,好好的繼續愛她吧,好好照顧她,她可是你的真愛啊,你的天使,你們不是純潔的愛情嗎?不是建立在金錢與美色,肉體的交換上的真愛呀,好好愛吧!我祝福你們永遠都不用分開,死在一起吧,你們應該好好感謝我這個孝順的女兒,父親,這下你可以放心你的嬌妻永遠不會離開你了,就她那張臉,沒人敢要她,不過現在你沒錢了,我也不敢保證她對你好不好,說不定她現在比你的女兒還要變態呢!!!!!!!!!!!! 
   
  你們好好愛,作你們的鴛鴦情侶,只可惜沒有人會羡慕你們了吧??????????兩個老不死,你們的終身還有依靠嗎?????你們互相依靠吧,在地上爬吧,你們沒有房子住,恐怕連輪椅也買不起,你們美麗的女兒,哈哈,千萬別給她看鏡子!!!!!!!!!!!!!! 
   
  我是撒旦的門徒,終極的變態,我不會哭不會笑,也不會後悔,再來一次,重新活一次我還要這樣,就算兩敗俱傷,我也要你們生不如死!!!!!!!!!!!!!!要我付出任何代價都可以,我已經沒有什麼可失去的,我看到報應,老天沒有打雷劈死我,他帶走了我的心,沒關係,我是沒有心的變態的黑寡婦,我穿著喪衣在你們的淚水與痛苦中跳舞,地獄是我的歸宿,我活著就是痛苦,沒關係,我看到你們的痛苦就是歡樂,我要在你們的屍首上跳舞,穿上最華麗的喪衣,跳死亡之舞。 
   
  從出生就註定我是個怪物,有一天我會發現自己的父親是頭牲畜,我不能好好活我就跳舞,穿著喪衣跳最後的死亡之舞,看著你們比我更痛苦。 






創作者介紹

seika 幻 想 天 空

sei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